大荔县人民检察院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 页 魅力同州 媒体播报 荔检动态 队伍建设 检察创新 检察文化 调研文苑 犯罪预防 主题活动
要闻速递
本院专刊  更多>>
·《荔检队伍建设》专刊第三十八期
·《荔检队伍建设》专刊第三十七期
·《荔检队伍建设》专刊第三十六期
·《荔检队伍建设》专刊第三十五期
·《荔检队伍建设》专刊第三十四期
   首页>>调研文苑
朱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妇女罪
作者:雷艳茹 李建民  时间:2017-04-11  新闻来源:大荔县人民检察院  【字号: | |

朱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妇女罪

雷艳茹  李建民

【案情简介】

2016227,被害人张某(无民事责任能力)被张某甲(张某今年78岁,张某1995年被张某甲在路边捡拾,一直养育至今。张某甲有子女,不符合收养条件,未办理收养手续;张某因精神疾病,亦无法得知张某的亲生父母)、张某干爸张某乙、官池镇东阳村谢某(朱某的介绍人)以说媒形式“嫁”给官池镇东阳村朱某儿子朱某甲为妻,未办理结婚证,张某甲收取彩礼钱3万元。张某在朱家生活了一个月,朱某因张某精神不正常不愿意要张某了,遂通过原媒人谢某,将张某又介绍给本村3组尚某的儿子尚某甲为妻,但未征求张某及张某甲的意见。今年326日晚,朱某将张某带至谢某家,朱某在谢某家收取了尚某给付的3万元后离开,尚某即把张某从谢某家带回。被害人张某因不满朱某及谢某的行为,第二日从尚某家翻墙逃走,在流浪途中被救助。问:朱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拐卖妇女罪?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朱某的行为不构成拐卖妇女罪。理由是:张某甲与张某虽然没有办理收养关系,但已经形成事实上的收养。张某甲通过媒人介绍,将张某介绍嫁给朱某甲儿子朱某乙为妻,虽没有办理婚姻登记手续,但张某同意和朱某乙在一起生活。后朱某又通过原来的媒人谢某介绍,将张某说给本村尚某家。朱某主观上不具有拐卖妇女罪的故意,客观上亦是给张某介绍对象,在一些较为落后的乡村,存在给彩礼不登记的婚礼存在,朱某亦是在此意识支配下,通过媒人给张某另介绍对象,没有犯罪恶意,故认为朱某行为不符合拐卖妇女罪构成要件,不构成拐卖妇女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朱某的行为构成拐卖妇女罪。理由是:张某第一次的婚姻系张某准养父张某甲通过媒人张某乙、谢某介绍给朱某的儿子。双方都未征求张某意见,双方见面后即给付彩礼钱,朱某将张某带走与自己的儿子同居,虽是一种买卖婚姻的形式,没有办理结婚证,但作为一方当事人的张某,愿意和朱某儿子一起生活。这就在事实上双方都认可了张某与朱某儿子及其家人一起生活的权利。后朱某未征求张某意见,以介绍婚姻的名义将张某介绍给尚某儿子,并将张某带离原来生活的环境,采用人钱交易形式卖给尚某家,其明显侵犯了张某婚姻自由权和人身自由权,应构成拐卖妇女罪。

【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拐卖妇女罪根据《刑法》第240条第二款之规定,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从本案看,朱某开始为了自己儿子的婚姻,通过媒人认识了张某,将张某以3万元价格收买过来作为自己儿子的妻子。事实上,这段婚姻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没有办理结婚证,没有结婚仪式等。其实质仍是收买关系,是朱某以3万元价格收买了张某与自己儿子生活的权利。但朱某刚开始没有以出卖为目的,不能认为朱某实施了以出卖为目的的收买行为。但在后来,朱某不愿意张某与自己儿子一起生活,将张某以介绍对象名义“嫁”给尚某儿子,对此行为如何认识?张某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通俗说法叫有精神病的人,朱某在给自己儿子找对象时就已明知了张某的个体情况。既然同意了张某与自己儿子一起生活,就无权再对张某的婚姻或人身自由进行干预,除非通过合法途径解除二人不合法的婚姻关系,退还相应的彩礼钱。但朱某没有这么做。在张某最初“嫁”给朱某儿子时,朱某通过两媒人与张某甲有约定,如果朱某家以后不愿意张某了,朱某给张某甲的彩礼钱3万元就不退还了,双方这一不合法的约定制约了朱某的思想,所以为了得到这3万元彩礼钱,朱某没有经过张某同意就将其“嫁”给了尚某儿子尚某甲。

张某无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朱某家生活了一个月后,对朱某家较为熟悉,一个有智力障碍的人,没有什么社会交往,本身亦没有能力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去到另一个地方生活。而张某是晚上被朱某带到谢某家,然后由尚某将其带走,这是离开自己当时所生活的较为熟悉的环境而到一个陌生环境中,这在客观上实质已造成张某人身权利被侵害。在张某被带到谢某家后,尚某给付朱某3万元,将张某交予尚某,尚某将张某从谢某家带回自己家。这个过程,明显是将人当物品的买卖过程。本案中,朱某最初为了自己儿子的婚姻通过媒人介绍认识张某,后张某和自己儿子一起生活,因张某愿意这一“婚姻”,朱某的行为不属于犯罪。但张某在朱某家生活了一个月后,朱某将张某再“嫁”给尚某儿子尚某甲,朱某没有考虑张某与尚某甲生活是否合适,没有告知张某准养父张某甲,亦没有征求当事人张某意见,在人钱交易形式下完成了对张某的处置。这种行为已经突破了说对象介绍婚姻的范畴,已经进行了把人当物进行买卖的事实。同时,在这种买卖成立前,朱某主动将张某带至谢某家,由谢某作为中间人将张某由尚某带走,尚某支付朱某“对价”现金,买卖行为即完成。

综上认为:朱某为了收回彩礼钱,将张某如同商品一样介绍给尚某家,后将张某带至谢某家,以一手交人一手交钱形式,将张某卖于尚某家,其行为已符合拐卖妇女罪构成要件,构成拐卖妇女罪。作为中间人的谢某,明知朱某没有征求过张某及张某甲的意见,为朱某完成与尚某的人钱交易提供便利条件,其行为亦构成拐卖妇女罪共犯。

 (作者单位:陕西省大荔县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陕西省大荔县人民检察院
地名:陕西省大荔县中心广场北侧 邮编:715100 电话:0913-3256000
技术支持:正义网
访问量统计: